孤独之旅读后感(曹文轩《孤独之旅》的败笔)

孤独之旅的反思(曹文轩《孤独之旅》的失败)

曹文轩的《孤独之旅》以其优美的语言、古典的意境和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赢得了无数读者和文学评论家的赞誉。但作者认为《孤独的旅行》在艺术上有一个败笔:情节处理简单仓促,丧失了艺术的真实性;将情节概念化,还原为作者哲学散文《前面》中某些句子的文学解读。

曹文轩《孤独之旅》的败笔

《孤独的旅程》作者曹文轩

第一,剧情扭曲

《孤独之旅》讲述了少年杜小康经历孤独的考验,在风雨的洗礼下,从少年变成比父亲杜永和更坚强、更有担当的“小大人”的故事。在我看来,在描写杜小康的成长中,情节处理得简单而不小心,丧失了艺术真实。

全文通过四个极其精炼的语言描写,最能展现杜小康的心路历程。

曹文轩《孤独之旅》的败笔

杜小康、杜永和和鸭子

不知道船赶了鸭子多久。当杜小康回头看到没有油麻地的时候,他居然对父亲说:“我不去喂鸭子了。我要上岸回家了……”他站在船上回头看。除了朦胧的树烟,什么也没有。(案文第2段)

杜小康开始想家,一天比一天急,直到晚上梦到见妈妈,哭醒爸爸。

“我想回家……”(课文第30和31段)

杜永和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痕和发紫的嘴唇,说:“进窝棚休息一下。我去找找。”

杜小康摇摇头:“还是分开找吧。”说完,就又走了。(案文第40和41段)

8月的一天早上,杜小康打开鸭摊,让鸭子走进水里时,突然看到草丛里有一个白色的东西。惊讶之余,他跑过去捡起来,然后对着窝棚喊道:“鸡蛋!爸爸!鸭蛋!鸭子下蛋了!”(案文第51段)

曹文轩《孤独之旅》的败笔

孤独中的杜小康

前两个语言描写说明了前班长杜小康是一个优秀的少年,但毕竟只是个孩子,表现了一个普通孩子在孤独和恐惧中的心灵。联系到文中杜永和在旋风把鸭圈卷到天上时,鸭子从他眼前消失时差点晕倒的故事,根据第三、四处的语言描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杜小康在暴风雨中比他的父亲更坚强,更有责任心。那么是什么让杜小康变化这么大呢?第二种语言描述和风暴的到来只隔着正文的第33至35段:

后来,父子俩心里都明白了这一点:他们不可能避免孤独。反而更好。时间久了,当你面对天空空一片浮云,威武的芦苇,炊烟袅袅,你就不会突然慌了。

鸭子在这里长得很快。很快它看起来就像一只成年鸭子。当它们都浮在水面上的时候,已经是很大的面积了。

杜小康注定要在这里受苦。而正是这些被他和他父亲养得那么肥又精心照料的鸭子,让他受罪。

这一段的主要内容是杜小康已经能够接受孤独和苦难的现实,鸭子长得快。鸭子长得快,说明鸭子长成“成鸭”用不了多久。库存的鸭子大约需要4个月才能长大。正文第18段提到“杜小康终于累了,躺在船舱的凉席上”。躺在席子上预示着杜小康父子去芦苇荡喂鸭子的夏天到了。正文第51段还指出,鸭子下蛋的时间是“八月的一个早晨”。根据鸭子的生长周期和课文的提示,我们可以认为杜小康父子应该是在6月份左右离开油麻地,去大芦苇荡。除去杜小康父子第一次在大芦苇荡里开始害怕孤独的时间,从杜小康开始接受孤独的现实到暴风雨来临的那一天,应该是一个月左右。也就是说,从写作的角度来看,杜小康并没有用很长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少年到坚强的“小大人”的转变。完成这一转变的关键因素是他接受了孤独和艰难的现实。这不符合生活实际。少年接受一段时间的孤独,能迅速成为比成年人更强大的“小大人”吗?显然,在现实生活中,这种概率很低。适应孤独的环境和心智的迅速成熟不能划等号。显然,杜小康成熟得太快,有些不合理。这样的情节失去了生活的真实。

曹文轩《孤独之旅》的败笔

杜小康成熟太快。

当然也有可能是作者写的少年变形记。文中提到杜小康吃过苦。挫折和磨难会使人成熟。但文字只有一点温柔,没有写杜小康是如何接受磨难的,以及他在其中的表现。对此,写作要有足够的准备和过渡,使情节发展显得自然真实。只有这样,艺术的真实才能实现。通篇除了正文第33段到第35段简单而仓促的过渡外,没有任何铺垫、伏笔和过渡。当我们对比《我的余乐叔叔》、《许愿生大纲》等经典作品所做的铺垫、伏笔、过渡时。在处理剧情发展变化上,更能体会到《一个孤独的旅程》在剧情处理上的简单与草率。

《我的叔叔尤尔》的主要情节是,当菲利普和他的妻子发现他们盼望了十年的富有的哥哥尤尔变成了一个贫穷的水手时,他们对尤尔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为了使小说的主要情节显得真实自然,莫泊桑在小说情节之初就做了铺垫。PEP课文第6段我的叔叔尤尔说,当尤尔是他家的害群之马时,他的父母叫他“坏蛋”、“流氓”、“无助”;正文第8段说,尤尔变得富有了,他的父母称之前被认为“一文不值”的尤尔为“正直的人”、“有良心的人”。正文第6至8段是全文主要情节的预演。所以接下来的剧情的戏剧性是自然真实的。在给菲利普夫妇的第二封信中,尤尔暗示自己已经破产,这也为接下来的情节发展做了一个自然的铺垫和过渡。必要的情节过渡和铺垫,不仅让文笔更加自然,也让故事更加真实。反之,情节发展就会不合理,小说就会失去艺术真实性。《孤独的旅程》显然在杜小康对孤独的接受和他在《暴风雨》中的表现之间,缺少了类似于《我的于乐叔叔》中的铺垫、伏笔和过渡,所以主要情节是扭曲的。

在《许愿生大纲》中,吴用等人的精彩表演,让精明的杨志终于上当了。其实,只要仔细阅读吴用等人的表演,就会发现明显的破绽:这么热的天,端着酒的白胜难道不怕热吗?他怎么还有力气唱歌?当杨志阻止手下买酒时,吴用等人说:“我们就是想借酒解渴,因为他们疑心重,买桶和我们一起吃。”-这里的表演有明显的瑕疵。如果吴用七人是普通商户,看到其他商户怀疑酒有毒,一般不敢卖。这就好比,有人怀疑面包有毒,另一个人却说:“我不怀疑。我来吃。”要不是二重唱,这个人也不正常。为什么精明谨慎的杨志看不出这些破绽?为什么他对白胜的怀疑没有进行到底?如果小说前一部分没有铺垫,那么这里的情节就是不真实的。人教版《祝寿提纲》正文第六段写道:“众将士与汉人皆笑。杨志也把刀插在地下,去一棵树下坐着乘凉。”这个细节说明,杨志因为下属的简单粗暴,被所有同伴孤立。心理学家说,对人身心最大的折磨是人际关系的失败和人际冲突。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在遇到吴勇等人之前,杨志的精力已经在一路上的喧哗中基本耗尽。杨志管理下属的简单粗暴而引发的内部矛盾,以及这里的伏笔,表明杨志在遇到吴用的时候,已经疲惫不堪,不知所措。所以,吴用的计谋没有明显破绽,是自然的,也是真实的。很明显,孤独的旅程没有这样的铺垫和伏笔,所以主要情节被扭曲了。

除此之外,也有读者注意到了这篇文章中另一个细节的扭曲——“杜小康的脚底还在一滴一滴地流血”。这里就不重复了。

总之,因为《一个孤独的旅程》中简单而仓促的情节处理,故事的主要情节被扭曲了。

曹文轩《孤独之旅》的败笔

《孤独的旅程》的情节被扭曲了。

二、情节概念化

小说是对生活的表达,生活丰富多彩,千变万化,无法概念化。概念化是小说情节的大忌,会让小说失去魅力。所有的文学作品都避免概念化。概念化是理性归纳,文学是感性审美。用理性来调节感性,感性就会失去魅力。

纵观《孤独之旅》的整个情节,不难发现,文本的情节似乎只是为了证明几千年前孤独和苦难使人成熟的哲学。当我们对比作者的哲理散文《前面》时,会发现整个情节,无论是整体还是细节,其实都是对《前面》中一些句子的文学解读。

曹文轩在前面总结了人们离家的三个原因:一是外面有一个广阔无边的世界;第二,离家出走是出于无奈;在三个人的眼里和心里,总有一个前方在呼唤着自己。杜小康离家出走显然属于第二种。杜小康的“不得不”,哭泣和恐惧在前面说明了“离家是出于无奈”。

在《前方》中,曹文轩写道,“是命运把人抛在路上,因为即使很多人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家,或者说从来没有远离过家,但他们的内心还是觉得无家可归,他们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上。四野,八面空 空,而我眼中的前方只有一条路。”杜小康在接受孤独之前的内在心理和外在表现,正是对这两句话的诠释。

《前方》曹文轩写道:“外面有广阔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艰辛和危险,但它是丰富多彩的,令人兴奋的。外面的世界可以开阔眼界,让自己成长发展。”《孤独之旅》的全部情节就是对这两句话的诠释。

当然,一个作家的两部作品往往可以形成互文,这是正常现象。但对于一部小说来说,如果其情节成为作者对另一部作品内容的解读,必然会被概念化和简单化。

曹文轩《孤独之旅》的败笔

一次孤独旅行的一些情节成为他哲学散文的诠释。

《孤独的旅程》选自小说《草屋》。《草房子》是一部典型的故事小说。对于一部故事小说来说,细腻多变的情节是它的灵魂。《孤独的旅程》用诗意的语言描述了情节发展的环境,却忽略了情节本身的提炼和变化,导致失败。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