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这三个句子的格律是没有争议的。第五句和第六句是四字对句,无韵。

第七句有五个字,第三个字不能用。押韵是“雪”。

这里有争议的是不同的语言。

1.张德迎的《慈正》是“乱石横飞空,惊涛拍岸”。

2.云剑庚申扶南书店的叶曾为袁延友出版的《东坡乐府》一书所作的序是“多石多云,狂风暴雨,惊涛骇浪”。

3.洪迈的《山谷之书》是“岩云崩,惊涛扫岸”。

4.胡仔的《苕溪余音丛话》、黄生的《唐宋文人词选》、宋代六十首著名词作、成都西楼铁东坡醉酒石刻,都被称为“摇通空,惊涛拍岸”。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黄庭坚的书

1.张德英的《辞政》云:

──苏词以武侯语写成:苏文忠的怀古诗《乱石牌空,海浪拍岸》写于诸葛武侯的《黄陵庙》。

今天,何文慧先生也这样认为:

——老标题诸葛亮《黄陵庙记》中说,“顺蜀道,顺牛道。因为江山之胜,乱石排空,浪涛拍岸。”赤壁有词,如“千古风流人物”,“一次有多少英雄”,诸葛亮,颜;而“羽扇巾”指的是诸葛亮孔明。用“扔石头空,岸边冲浪”这句本来是武侯写的,再合适不过了。

提交人的情况:

这关系到下面的“羽扇围巾”指的是谁,不禁争论起来。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美国周策宗先生为回应好友何博士的《苏轼《念奴娇》赤壁词》一文,撰写了《苏轼《念奴娇》格律及考证》一文,认为:

──文慧诸葛亮《黄陵寺物语》中引用的“旧题”有一句“乱石空,惊涛拍岸”,以为苏辙在此。但这种记载是毫无根据的,在早期的武侯集子中也没有发现。记载中直接称刘备为“刘氏”,也有意在不伦瑞克,可见后人根据《赤壁词》造假。

何博士对此作出了另一种回应──「再论《念奴娇》中赤壁词的正确形式与时代智慧」;

──或者说,“投石过空,惊涛拍岸”是东坡的一段大言,并非取自老标题诸葛亮的《黄陵庙记》。东坡未必信,有伪信之嫌。坡句是否取材于黄陵庙的故事,很难知道。他装假,当不妨碍作词人的通达。

(作者案例:文慧月反正肯定是用了别人的句子。哈哈。)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黄庭坚的书

正文:──或者《黄陵庙的故事》后面是苏轼,它的“乱石派空,惊涛拍岸”后面是苏词。《四库全书总目·史部·传类一·诸葛仲吾十卷》案提要说:“杨明世为编。……《本命传》四卷,为后人所收,许多文本都以此为依据,如《傅亮尹》、《黄陵寺传》等。卫诗都改正了自己的错误。”此外,《四库全书总目·辑佚部·其他辑佚类·故事一·诸葛丞相集四卷》提要中说:“本为晋朝朱琳所编。…….明朝杨士威在《黄陵寺书》中写了《诸葛之书》,并试图用苏轼的词《不归之河》来反驳其谬误。这一年,陆游的《入》写在大路上六年,记录了黄牛庙的事情。它非常详细地引用了古谚、李白、欧阳修的诗和张永赞,其独特的文字并没有记载的那样鲜明。据说元佑的成都体是五年前在清远写的,没有这篇文章。然而,虚假信任的基础来自南宋之后的明朝。还是装的,没有测试。”

惠:──杨士伟在《黄陵寺记》中用“石排空,惊世于岸”这句话,是因为不同南宋人剽窃东坡君的语言。那些不怀疑诗意的句子最初是写在黄陵寺的书,使用诗意的话是显而易见的,明亮的和隐藏的。

(作者案例:文慧——简而言之,东坡一定抄袭了《诸葛亮》。哈哈。)

正文:──这个案子的记录是假的。在文中,蜀国的主人叫刘,这两个名字是可以区别的。从俞的《羽扇丝巾》可知,在上阙,在下阙,故下阙有,在上阙。

(作者案例:原来绕来绕去的原因是为了做羽毛扇围巾。).哈哈。东坡在下一句“诗必是诗──”中说了什么?)

惠:──所以怀疑《黄陵庙记》在东坡前面,应该算是南方人的贡献。正因如此,它是一篇小文,写在光明的名下。

(作者案例:文慧——无论如何,即使那篇文章不是诸葛亮写的,东坡也是从别人那里剽窃来的。哈哈。惠文思很细腻,前人反驳说“不过是伪信的基础,南宋以后才说清楚。”文辉说“南方人想亮活的时候”,呵呵,不过是“歌”罢了。总之,就算是赝品,也不可能在东坡后面,就算是“为此的小文章”,也会被东坡抄袭。哈哈。)

文续曰:──综上所述,东坡“摇经空,沧浪于岸”之学,原以《黄陵寺书》中“摇行空,沧浪于岸”为据,非此即彼,今无考。据说鲁和袁一句话不说,记得清清楚楚。他是虚假信任的基础,所以不应该被引用。以上是很好的意见,但是没有留下证据。

作者案例:文选,文选──语无伦次,不知所云。唉。

这个道理,江西诗派的流毒太深了。最后,无论何先生是在赞美东坡,还是在贬低东坡,他都写了一篇文章说东坡是念奴娇的应有形式,但文笔自相矛盾,论据往往捉襟见肘,或者说他真的认为写诗写词无一字是高明的。

有时候这一代教授真的不知道什么意思。可以是一声叹息。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寿司树

我们来看看黄陵庙的故事全文:

诸葛季梁

斯通和舒洁标点符号

长春时代文艺出版社

第一版于1995年3月首次印刷。

黄陵庙集

投身于南洋亩地的耕种后,刘家对的照顾,令人应接不暇,而他又把事情计划得很好,所以彼此关系密切,于是一起拉了首席老师。去蜀道,骑牛,因见江山之胜,投石空,撞于岸上,聚巨石于河中,之想法,使其为两峰,平水,顺其道,不助于神乎。人类能做到这一点吗?四处走走,可以看到矗立在河流左侧的群山,山脚下如画的山峰,熟悉的大江重复的石墙。影中有塑像,鬓中有眉,冠中有婉约,似画家。前面竖个大旗,右边竖个黄牛犊,还有董公启蒙的趋势。在古代,黄龙帮助余开江治水,用了九年时间才取得成功。信不信由你。爱惜寺貌,使人过分。神助于禹开河,不凿斧,顺舟而行,为食殿。当仆人复活后,他将重新建立他的寺庙名称,并呼吁它的黄牛庙,以显示他的神奇。

(黄陵寺在夷陵区,面对黄牛峡。相传,神常帮助禹治水,诸葛武侯建了一座庙,一座黄牛庙。─《水经注》)

提交人的情况:

正如前辈们所反驳的,这篇文章怎么可能是诸葛亮写的?

孔明《师表》曰:“吾乃一介平民,献身南洋,故乱世而死,不愿闻达为诸侯。始皇帝对他的大臣们没有意思,他委屈了自己。三陈固在茅草屋,他咨询他的部长们对当前的世界。因为他心存感激,就请求始皇帝把他赶走。”

刘备在孔明垮台时留下他一个人,对刘禅说:“你和丞相共事,就像父亲一样。”

另一方面,在刘禅的《为人师表》中,孔明的语气是如此谦逊。他初入四川,刘备还活着,怎么能自称“刘氏”呢?

──“让人应接不暇,但有计划地做事很好。”以孔明的性格,他不会坦白这么多。

──“所以爱是亲密的”,反之亦然。一个朝臣怎么能这样形容自己和君主的关系?更何况,孔明谦逊谨慎的性格更不在话下。

这样的话只能是别人的评论或历史学家的语言,果然:

陈寿《诸葛亮传》:

“……如果这样,就能实现霸权,汉朝就能繁荣昌盛!”皇帝说:“好!”所以两人关系亲密,关羽和张飞都不开心。

很明显,孔所谓的《黄陵寺记》一定是在陈寿之后,伪作者抄了陈寿,可见他也一定是抄了东坡,伪写时间甚至晚于东坡。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翻开东坡文集,书信书信:

山川的胜利——

但是这座山和这条河的胜利-

眷恋山海的胜利

为几代人的胜利而奋斗

──这种写法很常见。东坡的诗词歌赋流传到什么程度,不用我说了吧,从古至今。用脚趾头模仿它们更容易更自然。

而且东坡年轻时出川,经过不少蜀汉遗迹,父子的《南行集》留下了不少吟诵刘备、孔明的诗句,东坡甚至还有一首名为《黄牛庙》的诗,却不是在这里吟诵孔明的,所以诸葛武侯建庙的说法在北宋以后流传开来。

2.“岩石和云破碎,海岸被暴风雨的波浪弄裂”:—

台北金奎大出版社出版的《唐宋名词赏析:苏轼》是叶嘉莹先生在加拿大及国内大学讲学的记录。第五讲,叶老师讲“云崩岸裂”和“穿空和岸拍”:

──

如果你比较一下,你会发现它们各有利弊。

《崩云》的写法更加优美多变;而“穿空”则表现出一种直接而强大的力量。

“拍”的“拍”是常用词;《裂岸》的“裂”写得很有力度。

所以,如果是“扔石头穿越空”,就要“在惊涛骇浪中拍岸”;如果是“岩摇云摇”,那就要“狂风暴雨”了。

因为一个强,那么另一个就要放松。

《云崩》比《穿空》更曲折生动;

“Wear 空”只是表示岩石非常锋利,深入空;“云崩”是指岩石撞击空,天上的云被打散。

“惊涛拍岸”是指大浪好像拍碎了岸边的岩石。

“千堆雪”这个词也写得很好。澎湃汹涌的海浪打在岩石上,真的是云雾成堆,像雪一样。

案例:我一直很推崇先生的词学理论,但在这里我觉得很奇怪,叶先生的解释怎么就变得这么笨拙了。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没必要不同意东坡的醉写“摇过空,岸上风起云涌”,既然我以为东坡的词一起唱到了云端,然后我就用了齐豫的笔法,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如果独立来看,“岩云崩,风雨撕岸”真的是大事。但是,这样写“岩云崩”和“风雨岸裂”,至少会形成两个分裂的画面。读书、唱歌或唱歌也会造成形象停留。而且从岩石到云朵,从河流到岸边,意义在这里可以独立出来,实际上可以作为一首诗。同样,谷本“岩云崩,惊涛扫岸”也是如此,既然“扫”就是扫来扫去,不必折回江面,也不必拾起千堆雪。

而东坡的“摇过空,惊涛拍岸”则不同。

“摇过空”——不留痕迹,“惊涛拍岸”——一个字“拍岸”必然有下一个动作和拍岸的结果——“卷起千堆雪!”三句话,突然推出,然后顺势而为:——“山河如画,一时多少英雄!”

你说的俚语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了。这个词的气势就是这样写出来的。比如大东河流走,黄河天上来,一泻千里。水上流行,自然写。为什么要奇怪?

这才是东坡的本色。

都说东坡以散文为诗,以诗为词,以语录为诗,这是他能把握和领悟的地方。

东坡不用每一个字都和山谷、嘉应较劲,但是俗字呢?“乱石”、“云崩”、“穿空”、“惊涛骇浪”、“裂岸”、“拍岸”等词在唐宋诗词中屡见不鲜。著名的如杜甫的《洛基俗无井》和李白的《洛基》陆龟蒙的《铲岸铲翡翠》,欧阳修的《铲沙鸟》,韩愈的《浇铲去铲》,东坡自己的《云西尽头》中的两桥和徽州东新桥的诗,“何杜和“裂”字用得较多,东坡自己出峡,越是厉害,越是奇奇怪怪的词,其实在唐宋诗词中已经不足为奇了。大家好像都会说话,结果发现只有东坡的笔敢这么说。看起来容易,看起来难。这是一个惊喜,也是一次绝唱。

刘攽中山诗:“诗以意为主,词次之,或意为高。文字虽平淡,却是佳作。”郑宇可以作为东坡《一去不复返河》的注脚。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黄庭坚的书

注解:──《卷起千堆雪》。

刘禹锡

波浪和沙子

八月的海浪咆哮。

最初的几只脚碰到了山。

一会儿,我去了海门。

像雪堆一样卷起沙子。

石破天惊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这是东坡面前的真实场景,还是周郎赤壁的虚构历史场景?

很多古今理论家也有过疑问,为什么前后《赤壁赋》和《赤壁怀古词》对赤壁环境的描写如此不同?

“浪静时清风徐来”──“石破空,惊涛拍岸”

范成大的《武陆川》卷:

庚寅,发三江口,陈石过赤壁,卧黄州高亭下。赤壁,小宋卡山,没见过所谓的“岩渡空”和“盲岩”,东坡的词略显浮夸。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寿司树

现代人饶先生在黄州写下了他的杰作苏东坡。他根据古代文献、地方志和东坡几次赤壁之行留下的诗文,沿着东坡的足迹进行了详细的实地考察。当然是九百年后的现场。虽然原来东坡的前后赤壁赋、赤壁怀古诗都是写赤壁的,但这个“赤壁”只是一个大背景,贰负这个词讲的是赤壁的大环境。

饶先生是苏轼研究专家,长期在黄州工作生活。他的观点也得到了很多苏研究专家的认同,我觉得应该是有道理的。

我还没去过东坡赤壁,但如果想去很久,一定要带苏东坡去黄州,比当地卖的旅游地图有趣有用多了。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