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遗址(三星堆遗址在哪里)

10月29日,中华文化天府论坛——三星堆文化与青铜文明研讨会在广汉举行。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于蕾在现场发表主题演讲时透露,截至9月,三星堆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共出土编号文物15109件,完整文物近4060件。在将于明年底开馆的三星堆博物馆新馆,大部分新出土的文物将与公众见面。

三星堆遗址(三星堆遗址在哪里)

发现大量精美的文物

1986年,三星堆一号、二号祭祀坑的发现,让三星堆觉醒了。但三星堆考古发掘留下了堆积不清、遗址格局不清、关系难明、新坑不明等诸多问题。2019年,四川省启动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三年行动计划也同步启动。在此背景下,三星堆祭祀区开始了新一轮的考古勘探,祭祀区新发现了6个祭祀坑。

三星堆遗址(三星堆遗址在哪里)

《雷雨》六个祭祀坑的考古发掘从一开始就秉承了主题预设、保护同步、多学科融合、多团队合作的工作理念。来自全国各地的科研人员在这里集中攻关,取得了重要成果。

在学术界和公众中引起轰动的是大量精美文物的出土。雷雨:经过两年多的持续考古,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共出土编号文物15109件、完整件近4060件,包括三星堆迄今发现的最大青铜面具、巨大黄金面具、青铜兽和各种奇形怪状、富有想象力的青铜神龛。

对坑祭的年代有了初步的判断。

三星堆祭祀坑的年代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简介:通过碳十四测年,4号坑的年代为殷墟四期,距今约3200年至3000年,与陶器判断的年代大致相当。其他坑的年代也因出土文物的增加而有了新的判断年代的依据。

今年6月,8号坑出土的顶蛇雕像与之前2号坑出土的青铜鸟脚人像遗存成功匹配。专家将这件文物重新命名为鸟脚弯顶雕像。头上有鸟,手撑脚撑,身向后仰,专家认为,这件富有想象力的珍贵文物堪称中国青铜文明的“巅峰”。这两件文物的成功结合,不仅结合了一件“逆天”文物,也意味着二号坑和八号坑属于同一个时代。还有很多迹象表明,这种文物可能“适合”。

三星堆遗址(三星堆遗址在哪里)

雷雨:三星堆3、7、8号坑发现了很多青铜树桩,与之前2号坑发现的非常相似,可能是一棵新青铜神树的不同部位。如果未来能拼接成功,不仅能“再生”出另一棵神树,还能证明这些坑的年代是同一个时代。目前,八大祭祀坑中的一号坑和四号坑还没有公布新的文物配套资料,而五号坑和六号坑则被一些学者认为是真正的祭祀坑。最终的判断需要更多的研究成果来提供支持。

证明与金沙的关系更密切

三星堆六个祭祀坑发现之前,学术界普遍认为成都金沙兴起于三星堆衰落之后。然而,在六个新坑中发现的一些玉器证明,这两个遗址可能并列存在了一段时间。

雷雨说,以前三星堆很少发现颜色鲜艳、暖色的玉器,但这次发现很多带凹刃、凿子的玉器,与金沙相似。在三星堆祭祀区的坑中,发现了体尾分离的石虎,这也是金沙的一个明显特征。此外,发型中的石跪人、三号坑发现的编结铜像全身像、四号坑发现的金腰带都有金沙风格。“三星堆以前虽然也出土过石跪,但一般都是光头,发型的石跪都是典型的金沙风格。”于蕾说,“种种迹象表明,三星堆遗址的繁盛期可能比以前想象的要长,它已经进入了金沙遗址的繁盛期。这两个网站可能已经并列了一段时间。”

青铜铸造技术与中原相同。

雷雨,这两年科研人员也在研究三星堆出土青铜器的制作工艺。通过对6个青铜树残体样本进行CT扫描,发现其中1个样本使用了金属芯骨,另外4个样本也使用了芯骨。型芯技术可以有效提高内芯的强度,从而保证型芯组合和铸造的成功率。在三星堆青铜神树中首次发现芯骨,也是商代青铜铸造过程中使用芯骨技术的最明确证据。此外,CT扫描还直观地反映了三星堆青铜器独特而灵活的铸造和连接技术,对三星堆青铜器的制造技术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三星堆遗址(三星堆遗址在哪里)

利用陶器脂质残留物的思想和方法,研究人员还对三星堆青铜样本的粘土芯残留物进行了测试和分析。结果表明,三星堆粘土芯均在300℃以上煅烧过,粘土芯中的油脂提取浓度极低。结合三星堆青铜神树的铸造痕迹和X-CT分析结果,基本排除了制模使用蜂蜡的可能性。结合青铜人像、神树等器物的痕迹,以及残存的泥芯和泥纹,三星堆青铜器表现出块铸的特点,进一步证明三星堆青铜器铸造技术与商代中原地区相同。

来源:川观新闻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