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he(小荷才露尖尖角)

第二节母亲的家庭成员

xiaohe(小荷才露尖尖角)

我妈是1953年农历正月出生的。她的亲生父母是一对知识分子,父亲解放前是大专生,后自己考了本科。母亲师范毕业,是一名人民教师。五十出头,有这样的父母背景,恐怕你会为我妈感到庆幸,是的!谁不羡慕有教养的父母,谁不羡慕是城里人的奶奶!然而,大自然愚弄了人们。偏偏母亲没有福气被亲生父母疼爱,亲生父母也没有福气享受高等教育带来的幸福!因为自己的错误,两人都被打回了原形,掉到了乡下。

是一个母亲的祖母和祖父的第一个孩子,和妻子、儿女、孩子一起出生在祖父家,没有离婚。母亲刚出生的时候,外婆照顾不了她,怕外公老家知道,就把母亲寄养在武馆。仅仅支持了一年,我爷爷就因为政治问题和重婚被开除出农村。文革刚开始,他被红卫兵打倒,关进牛棚!奶奶也受牵连,回了老家。母亲在武术中被遗弃,直到成年。

爷爷性格懦弱,很少说话。外婆性格强势,但脑子里全是君臣父子!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我奶奶除了骂我妈,冷落我们,嘲笑我们,什么都没有。

我妈妈的亲生母亲有四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除了我二叔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其他几个叔叔都是监狱里的常客。我妈唯一的妹妹,结过三次婚,离过三次婚,在家里饱受悲伤和痛苦。对于姑姑,我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同情和感激。每次去外婆家,阿姨都护着我。在我成长的过程中,看到姑姑离婚后的尴尬,也见证了奶奶对姑姑的苛刻。我感受到了我姑姑的痛苦。对于她的困境,我总是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痛苦。

成年后,我渐渐看清了这个家庭的真面目,一切在我眼里都是那么的悲伤。然而现实中我惊讶地发现,他们一个个趾高气扬,幸灾乐祸,摆出一副目中无人的架势!尤其是我奶奶的手势,让我感到既惭愧又惊讶。“有钱就得操!”这么不雅的话,居然能从我奶奶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老师嘴里说出来。她是我的孙女!

爷爷虽然话不多,但是看起来很自恋!就因为我和我奶奶是文人,下一代二叔继承了“大学生”的“家风”,我就夸“我们家是书香门第”!我完全忘记了其他孩子的真实生活状态,完全忘记了去监狱就像去看望亲戚的儿子一样!忘记了两个女儿不幸的家庭生活,甚至忘记了孩子的不幸起源于哪里!

母亲的养父母家,一个青涩的女孩。我妈年纪最大,我姥姥在我姨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爷爷有过两次二奶,最后为自己娶了一个带着儿子的女人。有了两个母亲的家庭,祖父结束了一生的荣耀,他已经老到没钱安葬了。

我爷爷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他是师范学院毕业的,是他奶奶在咸阳的校友。我爷爷是中农,几代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每个房间都只供我大哥读书。特殊的时代,动荡的政策,为了规避风险,大家庭分家。爷爷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父亲逼着他留在身边种地。这也成了我爷爷一生的遗憾。

不甘心的爷爷把野心转移到弟弟妹妹身上,每天冒着被抓的风险。他在深夜走了几十里的乡间小路,趟过冰冷的渭河,去周至县城卖馒头养活弟妹上学。据说爷爷的哥哥上学的时候十二岁。无论春夏秋冬,寒暑酷暑,爷爷都默默坚持,直到把弟弟妹妹送进中专,毕业工作,拿到国家的“铁饭碗”!

母亲在这样一个注重文化教育的家庭里长大,在一个重男轻女的环境里,她在一个全是女儿没有儿子的家庭里长大。她小时候有奶奶,有妈妈,有阿姨,有姑姑。她不必做诸如做饭和洗衣服之类的家务。等她长大了,只需要在队里挣分就行了。奶奶不会织布,我妈早早就学会了缝纫、织布、裁缝、刺绣。农闲的时候,她几乎都花在织布机上了。在生产队,母亲挣的工分不比男方少,白天和男方一样下地干活。晚上团队记录厘米,做会计,双倍工分。不要小看工分。当年的口粮都是按工分分的!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