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的代表作品(冰心的代表作品是在印度诗人)

【追光文学巨著纪念冰心120岁生日】

作者:何向阳(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主任、研究员)

如果你打开酒吧

在文学史的闪光中,有很多让人仰望的经典作品。这些作品的背后,站着一位又一位在文学道路上艰难攀登的大师、巨匠。他们以饱满丰富、开放悠长的文学成就,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成长,跨越了时间的侵蚀和空之间的隔阂。

今年是冰心、夏衍诞辰120周年,也是钱钟书、曹禺、艾青诞辰110周年。他们创造了一个时期的文艺经典,积累了许多重要而独特的创作经验。从今天起,我们将开设“追文学大师”专栏,组织系列文章,梳理这五位作家的文学成就和艺术风格,重点阐述他们的创作理念给当下提供了哪些重要启示,以表达对他们的缅怀和纪念。

冰心的代表作品(冰心的代表作品是在印度诗人)

1980年12月,冰心拍了一张照片。

冰心是20世纪的同龄人。她生于1900年,死于1999年,经历了整个20世纪。至今,她依然下落不明,原因并不复杂。这是她自己的话和文字:“有了爱,你就拥有了一切。”爱情是冰心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

“我知道你可以爬上梯子去点燃那盏灯”

冰心深爱着大海,她的很多作品都充满了对大海的眷恋。她出生在临海的福建,年轻时随父亲生活在烟台。大海的景色在她童年的记忆中挥之不去。在波涛汹涌的大海所代表的大自然中,年轻的冰心勇敢地证明了自己。大海暴力的一面也被她观察和体会到,成为培育她光身明眸的一部分。比如,她渴望成为一名“光的使者”,在怒海上守护灯塔。她认为“看灯塔是最伟大、最高尚、最有诗意的生活”。

冰心的代表作品(冰心的代表作品是在印度诗人)

一九二三年夏天,冰心所在的毕业照,燕京大学。

面对女儿抛弃“快乐团”只知道“奉献”的勇气,父亲表达了对“牺牲”者的关心。而我女儿的回答是否定的:“这不是我的牺牲!晚上我拿着火把爬梯子。我感到无比自豪和光荣。多少好人,不屑离别,乘风破浪,习惯海上腥风,驾着理想的桅帆,狂妄自大。但当雾在肆虐,海在山中伫立,他们皱眉,低头,屏息,全神贯注于这闪耀的光芒!这是警惕,是安慰,是引导,可这是被我烧的!”年轻的冰心记得的,其实是一个把自己变成灯台来保持形象的理想。那就是高耸的白塔对抗着深灰色的海浪,守护着航海家号航线的神圣。面对父亲的犹豫和珍惜,她郑重的回答道:“这一切,尤其是我深爱的。我愿为自己,为众生而读书。”这已经超出了谈海的范围。大海寓意着非凡的人生道路,守灯塔的人隐喻着崇高的人生理想。于是,父亲总结道:“我知道你可以爬上梯子去燃灯”!

但是,要做一个燃灯人,就要耐得住巨大的孤独,要把自我价值与众生的进步紧紧捆绑在一起,要全心全意,真心实意,坚持到底。冰心曾说:“创作来源于生活。没有生活中的真实事实,写出来的东西就不鲜明生动;没有生活中真正感人的情境,写出来的东西不可能感人。”

光来自于作家内心的确信。王蒙的评价是:“她同时树立了一个非常现实、简单、纯粹、时尚的形象……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发展,我们越来越需要像冰心这样的作家和像这样的道德文章。”冰心用毕生的创作实践了这一理想。正如巴金所说,“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读冰心的书,学会了爱:爱星星,爱大海,爱祖国,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她作为一个守灯人的形象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有意识地播种”

茅盾曾在《冰心》中说:“一个人的思想是由她的生活经历决定的,外来的思想没有‘合适的土壤’是不会发芽的。”郁达夫称冰心“以其优美的散文、优雅的文笔和纯粹的思想成为中国独一无二的作家”。对这些思想和风格的肯定,说明冰心在早期的创作中已经显示出令人欣喜的才华。

冰心的代表作品(冰心的代表作品是在印度诗人)

1987年4月22日,冰心与叶圣陶合影。

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冰心这一时期影响最大的作品是《星星》和《春水》。《群星》短诗164首,《春水》短诗182首。作为新诗的代表,他们在当时的中国文坛上独树一帜。冰心也确定了自己的文学面貌和用韵,“随时随地的感受和回忆”,短小有力的写作形式,简单温柔的叙事风格,优雅的叙述方式。从这些清新质朴的诗句中,我们读到的是一种如涟漪般蔓延的“爱”,对自然、对母亲、对孩子的爱。

“有意播下你的种子”,这句诗来自星星,是在诗歌语境下对“作家”的要求。如果说茅盾注意到了“土”在文学创作中的重要性,那么冰心更注重“种子”的重要性。在如此广阔的田野里播下什么样的种子,关系到文学的果实是酸的还是丰硕的。凭借女性作家敏锐的洞察力,她发现作家的主观个性对文学创作至关重要。

冰心深爱着自己的祖国,她把这种感情倾注到了笔下。除了白塔、青山、田埂和拿着锄头坐在路边的工人,她还一口气写出了《十三陵遗址上的小五虎》等具有新人物、新故事的名作。“一个辉煌的新中国”在她的作品中诞生并成长。在《归来后》中,她感叹:“有的是健康活泼的孩子,有的是快乐光明的新生事物,有的是灿烂的前景。我的材料和思想应该是取之不尽的。”

活泼快乐的孩子们鼓励着她,清风细雨,明月星辰,欢声笑语催促着她重新开始写作,和孩子们说话。在1923年写了29篇《寄小读者》通讯,1944年又写了4封《寄小读者》信后,1958年又写了14封《寄小读者》信,1978年开始写3封《寄小读者》信,共10篇。看着这些写着“亲爱的孩子”的通讯,我在想,为什么一个作家要让这个“交流体”贯穿半个多世纪,与不同时代的孩子交流却不改初衷的用意是什么?

可能还是得回到她的“种子理论”上来。冰心看重的是这些会长成大树的“种子”。她要在他们淳朴的心里播下美好的“种子”,让他们长大后能保持对生活的吟诵之心,对友谊的歌颂,对祖国文化的热爱。这些优美的文字,正如叶圣陶所说,既“柔、细、美”,又“劲、平”。

但如果仅仅从儿童文学的角度去理解冰心的美文,就会低估其价值。如果仅仅从老一辈作家的童心和老气横秋的角度去理解这样的写作,也会掩盖它的价值。1980年10月29日,冰心郑重地写下了“生命始于八十岁”。通读这篇文章,我明白了具有“人类灵魂工程师”意识的作家,都有一颗冰心。写给“小读者”的信,也算是写给更多未来读者的信。她知道这些少年总有一天会成为时代的代言人,他们的灵魂关注的是下一代的灵魂。

冰多次表示,儿童文学是一个民族文学发展的“重中之重”。她在全国儿童文学创作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我热切的希望》中,谦逊地写道:“儿童的食物是多种多样的。他们吃三顿营养餐。他们还喜欢吃零食和点心,有时还需要吃点‘药’!不管是零食、小吃还是药品,我都愿意贡献我微薄的一切。”

“年轻人,请写”

冰心早年有过留学经历,后来也经常出国访问。她深知不同文明之间文化交流的重要性,她热爱人类创造的灿烂多彩的文化和艺术。《冰心全集》共10卷,译本占了两卷。她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翻译。她是第一个将黎巴嫩作家纪伯伦的诗歌翻译成中文的人,也翻译了朝鲜和尼泊尔作家的诗歌。80岁时,她翻译了马耳他诗人安东·布蒂吉格的诗集《燃灯者》。

冰心的代表作品(冰心的代表作品是在印度诗人)

冰之巴金手迹。

还记得大学时在新华书店买冰心翻译泰戈尔《吉檀迦利》和《园丁集》时的惊喜。飘逸灵动的文笔让我感受到了文学的音乐美。她翻译的纪伯伦的《先知》和《沙沫》,我当时买的版本,也是合订本,封面精美,没有多余的图案,文字干净。打开的第一篇文章是《船的到来》,“那时,我将站在你们中间,一个水手在水手中间。/而你,无边的大海,无眠的慈爱的母亲,/只有你是江河溪流的安宁与自由”。我想可能是航海家的形象让三十多岁的冰心心动了吧。原因是否也包括她作为大海的女儿对家乡大海的深深怀念?

而80岁的《燃灯人》的翻译是以“…我的力量/也在一天天衰竭;/但温柔的缪斯/每夜爬上她的梯子/在我心中点燃它/点亮我悲伤的小灯”。我估计冰心把这些话一个一个翻译写出来的时候,可能想到了小时候爸爸说的那句“我知道你可以爬上梯子,把灯点着”诉说自己的烦恼和理想。

我们捕捉到的不仅仅是优美温柔的文字,更是翻译家和作家在共同的人类经验基础上,通过不同时代空和不同文化的心连心。

冰心的视野并不局限于东方。这位早年漂洋过海到美国韦尔斯利女子大学求学的作家,在改革开放后的中美友好史上写下了崭新的一页,值得一读。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了两国人民之间的怜悯。“中国和美国…对亚太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必须在我们日益增加的科学、教育、文化等方面的联系和交流中,努力成为创造世界历史的强大动力!”今天,读冰心40多年前发表的文字,我们不能不佩服她在对东西方文化都有相当了解的基础上,所表现出来的开阔视野和独到眼光。

冰心有很多朋友的来信。这其中,有叙旧,也有关爱新人。她与萧乾、臧克家、袁鹰、吴泰昌、周明等作家有着深厚的友谊。并对张洁、刘、张抗抗、铁凝、王安忆、霍达、葛、赵、等作家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在通信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她和巴金的世纪友谊。他们和睦相处,互相关心,互相帮助,成就了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最长最深的友谊。《冰心全集》中汇编的最后一封信,是她写给巴金的,那年他已经97岁了。信的内容只有这几个字——“巴金哥哥:我想你,保重!”看完还能闻到兰花的气息。道德文章,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的人性成就,寥寥数语,一直以来都是多愁善感。

这就是冰心给我们的“爱”。这就是世界是如何建成的。温柔地播种,快乐地收获,让你所创造的一切充满你灵魂的气息,爱,智慧,同情,忠诚,坚定,真诚和温柔。“我踩在枯枝上,听着树叶的低语。微风从林外吹来,带着松枝的清香”——这就是冰心爱的世界。粉紫色的蝴蝶,圆壳的蜗牛,嗡嗡的蜜蜂,在花丛中闪烁的萤火虫——这是世界对爱情的回声。

如今,冰心这个热爱壮丽山河、悠久优秀文化、天真烂漫的孩子的勤劳朴实的人民作家,已经走了很长的路,但她的精神怎么会消失呢?!《储存道德能量篇》中国文化对作家的深层要求,冰心一生都在完成。真善美,你以为它们是被文学创造出来后才存在的吗?事实上,它们早已凝结在建造者的整个人格中。

冰心曾经给我们发过一条信息:“小伙子,请好好保管描写。时间在翻动书页。请写!”她一生都在庄重而严肃地实践着自己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作家的理想。现在,轮到我们这些后来者了。

本版图片来源:《冰心全集》(海峡文艺出版社)

《光明日报》(2020年8月12日第14版)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