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播我播()

中新网10月29日电(刘欢)最近,有这样一组网络名人火了。在社交平台上,设立了一个小黑板,不唱歌不跳舞,不搬运物品。他们有的讲拼音,有的讲物理,有的讲深海探险…但是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这些网络名人是谁?为什么他们会吸引这么多粉丝?

“我必须做我想做的事情。”

“我不识字。我在外面工作时不敢和老板说话。我怕别人知道了会嫌弃我。因为不知道怎么转,我连家都回不去。”

杨在直播间上拼音课时,一位连麦这样说。

杨于2021年5月开始直播。“当时看到大家都在短视频平台上直播,我也想参加。”但是我不会唱歌跳舞,所以我想我可以教拼音。“我跟孩子打了几十年交道,就不能把我的拼音分享给大家吗?”

你播我播()

杨视频截图供图

杨在小学当了30年老师,在幼儿园当了20年老师。看到现在这样的网络平台,虽然她已经退休了,但还是想加入进来做讲座。

一开始她家里人不支持她直播。“因为担心自己的健康,所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见她执意如此,孩子们改变了态度,给杨买了黑板和专用于直播的手机。刚开始工作室不到5个人,6月份开始人越来越多。渐渐地,几万人开始进入她的“喜洋洋拼音班”。

杨平时早晚直播两个小时,教拼音,练朗读。“学一个字母,练一个字母,”她说。“有时候她自己也播不出来。”很多人来看的时候,我总会说,有时候到半夜,老婆来评论区催我播。”说到这里,她笑了。

起初,直播课是为了教一些年轻的父母如何带孩子学习拼音。没想到,一些不识字的成年人也加入了进来。“知道他们不识字,我特别着急。孩子们上学,老师教他们。他们已经进入社会。他们不识字能怎么办?”

她说,一些像上面这样的大龄学生不能在工作室阅读,甚至不能在连笔使用它。杨伟云和他们的公司,隔着屏幕,教他们如何握笔写字。就这样,粉丝跟着直播一年,学会了很多单词。“我心里一亮。”她告诉杨。

杨对非常满意。“我的存在对每个人都有用。他们爱听讲座,我觉得我的存在感更强了。”

我当了一辈子老师。

“我心里想,我从19岁开始教了一辈子农村孩子,到现在已经当了50年老师了。只要我还有精力,我就和你一起干!”视频中,吴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捧着一束鲜花。

吴仁是同济大学物理系教授,人称“吴老”。他今年72岁,在多个平台开设了“不刷题的吴老”账号,做物理知识普及。

据了解,“无问”这个名字的由来是由吴颐人、智勇教育创始人关大勇和同济大学10位博士发起的无问俱乐部。以“你的孩子没有问题也能超级有竞争力”为理念,用研究性学习和项目式学习的教学体系,希望带领百万青少年逃离问题的海洋。

2020年2月,她发布了第一部科普视频《愤怒的奶奶~网上流传的错误测量金字塔图片》,引发关注。

后来,她开始用日常物品做物理实验的短视频,用一些生活的比喻来讲解物理知识。

你播我播()

吴以篮球为实验科普,受访者供图。

比如讲宇宙射线的时候,她拿起一把大扫帚,一边比划一边讲解。“高能粒子进入大气层,致命能量非常大。但进入大气层后,它们与大气分子相互作用,能量逐层减弱。最后,它已经是我们周围的终端触须了。”

众信。com在评论区看到,网友们不仅称赞吴老“太可爱了”,还根据视频中的知识点展开讨论。有人讲伯努利方程,有人解释水合物开采的危害…

吴仁说,他做短视频是为了给青少年科普。“学习应该是一种方法,一种态度,一个孩子与生俱来的能力。我们只是想激活孩子们的天赋,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和对科学探索的渴望。”

“溜走”的院士原本是来这里讲课的。

海洋地质学家、中科院院士、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教授王曾被一段“Go-Go”视频击中。

视频中,临近晚上9点,上海下着小雨。路人纷纷撑起雨伞,只见一位骑着自行车的老人在人群中“溜”了过去。他就是王。

那天下课后,王就准备回办公室上班。同学们追着要给他打伞,他却说:“不用了,没下雨,没关系!”说着,骑上自行车,干净利落地离开。

王上了的热搜。网友发现,这位“悄悄溜走”的院士早已在社交平台上开了账号,用一种新的方式解释了中国探索海洋的故事。

退潮时海水去了哪里?世界上有五颜六色的海洋吗?……如今,王在某社交平台上发布了67个视频,拥有174.5万粉丝。

“我不知道去过多少次科学馆,讲过多少次话。今天是非典型发言。是关于我自己的,有点尴尬…但是要说我做科普,那是属于我票友的……”这段视频是他去年在一个研讨会上的发言,一开口就让观众捧腹大笑。

你播我播()

图:王院士、院士在讲学。江·

然后,他说起了这件事。一开始是2011年左右做科普知识。他为《十万个为什么》做了海洋卷,后来又出版了《深海概论》。“我一直相信,搞科学就是要尽可能通俗易懂。”他希望用最简单的话把复杂的科学问题解释清楚。“我在网上讲课也是这样。如果能用专业术语,那就不用了。”

在王的自述中,提到有粉丝因为听了他的科普而走上了科研之路。他受到鼓励,希望在科普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他给自己定了一个90岁的计划:第一,写一本关于他在同济大学教的科学文化公开课的书;第二,解决“气候变化”的科学问题;第三,写一本自己的自传。

“如果我能再活五年,我肯定能完成这三件事。如果活不下去,那就先做前两条。毕竟总得有人做点什么。”(完)

来源:中国新闻网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