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蟹(石蟹科)

在大塘街道,有一个以水命名的村庄叫陵水村。古时此地属灵泉乡,故村名“灵水”,意为“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物富”。顾名思义,陵水村的形成和发展与水有着不解之缘。

从远古的石蟹传说,到一代又一代的陵水人治水造桥,再到百里无邪陵水段的生态改造,成为“浙江美丽河湖”,这个美丽灵动的山村,就是一部活的水史。

石蟹(石蟹科)

陵水村包括后山治和五泉庵两个自然村。北靠群山,交通便利。百里无邪河穿过村庄。

千年积淀,留下水的传说。

陵水村和水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很多沿用至今的村名和遗迹都可以证明。在陵水,有一个叫石蟹的小村庄,人口不到200人。然而,它的土地北邻百里无邪河,南临麻友山。古村绿树成荫,景色颇为幽雅。

石蟹,原属诸暨灵泉乡,古称。翻开清光绪年间的《诸暨县志》一书,其中载有883年写于越州诸暨灵泉的《唐代北海齐墓志铭》中“石蟹”之名。苏颂《嘉泰会稽志》云:“诸暨县城西三十里是灵泉乡,有石蟹。”

“关于石蟹的地名来源,一直有这样一种说法。”陵水村村支书张洋说,在古代,有一个徽州王朝给诸暨送来了一件宝物。他当时看中了村里一户人家的石头,决定买下来。村民们不知道石头的秘密。当夺宝者离开后,他们打碎了房子里其他类似的石头,发现螃蟹藏在中间,但它们已经变成了化石。后来“石蟹”一词流传下来,成为这个小村庄的名字。

石蟹其实指的是螃蟹的化石。石蟹村应该是少有的以化石命名的地名之一。要解释“石蟹”这个地名的由来,就要从百里无邪风景区说起。百里无邪地区在古代曾是一片汪洋。由于地质变化,浩瀚的大海变成了今天的山谷。在景区百里无邪湖西侧的沈家村火烧山脚下,每一个化石都出土于地表下约1米的页岩中,其中以“寿昌中鲣鱼化石”最多,有虾、蟹、藻类。化石鱼大小20多厘米,小的4厘米左右。框架清晰,地质时代属于中生代白垩纪早中期,约1.15亿年至1.35亿年前。

这些化石遗址靠近常年受溪流冲击的百里无邪河,它们的石头随着百里无邪河顺流而下,自然有一些沿河散落。所以,在陵水村自然能找到石蟹。

五泉寺历史悠久。据说元朝时,当地有吴、钱、韩三个姓氏。因谐音及寺旁的五口泉井,祭祀寺改名为五泉寺。侯智村的名字是以村里的“后山”(今祠堂上,朱家峡下)和“山治”(今隧道下)命名的。第二座山已经被铲平了,没有一点痕迹。据传说,西滩的水曾经到达这第二座山的前面。早在齐、张的祖先在五泉庵、后山支定居之前,就有其他氏族的祖先在此居住。从石家堰、谢石堰、马家堰头、大埂头等现存水利设施遗迹来看,可以充分说明它们过去的存在。

如今这些故事历史悠久,没有明确的文字记载。仅凭口口相传,确切年代已无法考证,但村民们总是津津乐道。

历代治水,先人梦想成真。

一条百里无邪河将五泉寺和后山治自然村隔开,中间一座宽阔的后山治大桥连接着两个村庄。走在桥上,俯瞰桥下静静流淌的河水,谁会想到,这条只有六七十米宽的百里无邪河,40多年前还在危害着两岸的“烂水”。

石蟹(石蟹科)

侯智进入了村口。

据悉,百里无邪陵水段的河滩最宽处一度达到500多米,所以村里有“五泉寺不进(往南),后山之不退(往北)”的说法,意思是两村离百里无邪太近,容易被洪水破坏。的确,从40多年前到几百年前,上游一旦暴发山洪,浑浊的河水咆哮而下,冲走堤坝、农田、堰坑、房屋、木桥——这样的灾难在历史上屡见不鲜。

“我小的时候,老家在后山支的河边。以前,没有桥的时候,我只能赤脚过河。冬天太冷了,只好绕道翁家村。”69岁的村民张说。在百里无邪河上建一座桥,结束涉水的历史,成了后山之人几代人的梦想。

“毫不夸张地说,两岸村民几百年的生存史,很大程度上就是一部与百里无邪河的水利斗争史。那些水坝、农田、圩坑、房子,一次又一次地建设破坏,一次又一次地破坏建设!”村主任齐建忠说。五泄江不仅害了村民,也锤炼了几代村民不屈的意志。

石蟹(石蟹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依靠集体的力量,广大干部群众在水利方面作出了巨大努力。1956年,五泉庵上河坞水库建成;1958年,后山支石塘水库、万川水库建成;1959年,青山水库西干渠开通至五泉寺;从1973年到1974年,百里无邪水库建成,锁住了“恶水”的咽喉。

五泉庵村和后山治村的村民凿山劈石,用原始的劳动,在每个村子里修建了1000多米长的石坝。武安村在中央溪段修建了挡水桥,后山治村在下溪滩段修建了人行桥,基本结束了数百年赤脚涉水的历史,极大地方便了村民的交流。“但当时临时桥是用水泥五孔板搭建的。雨季来了,桥很容易被淹,大坝也不时被冲走。”张武颇有感触地说道。

侯智村利用电力供应的优势,在马家岩头修建了一座电灌站,沿山沟开凿了1500多米。至此,经过20多年的艰苦奋斗,陵水村基本实现了农业旱涝保收,结束了靠天吃饭的历史。随着百里无邪河的治理和水面的大幅度减少,河的两岸增加了数万英亩的旱地。

“我清楚的记得后山治大桥是2005年10月建成的,2006年1月8日正式通车!几代人的梦想终于实现了,那时村子里熙熙攘攘!”张洋回忆说,后山治大桥是按照5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设计建造的。完工后,桥上没有洪水。2006年9月,两村合并为陵水村。要致富,先修路,陵水村村民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生态治水,江边村落蝴蝶变

六月的陵水村,河流两岸绿意盎然,树木葱郁,繁花似锦,芳草萋萋……宛如一幅水墨长卷铺展于天地之间。“我的新房子已经搬进来三四年了,现在百里无邪河的环境变得这么好。河边有柏油路和路灯。每天吃完饭,我们家都要散散步,路上都是三三两两走路的村民。”住在河边的村民张鑫淼说。

“巨大的变化!几年前,江边又脏又乱,现在干净又漂亮,成了村里的一处风景点!”在河边散步的村民张世全说。正如他所说,早些年,随着工业经济的发展,百里无邪下游的水质曾经劣于ⅴ类水,受到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的严重污染,越往下游越黑越臭。

石蟹(石蟹科)

痛定思痛,大塘街道和陵水村决心改变现状,掀起治水浪潮。2015年,陵水村投资200多万元实施生活污水处理工程,同时配合街道开展沿河截污纳管工程,有效解决了污水排放问题。

2017年,大唐街道投资1200万元对百里无邪河陵水村段进行生态景观整治,并建立长效保洁机制,落实专业保洁公司对整个河道进行循环保洁。此外,2016年至2017年,大唐街道在河道防洪安全和生态河道建设的基础上,投资6000多万元,将五泄江草塔段打造成生态景观河道。

生态改造后的百里无邪河生机勃勃,岸边树木茂盛,绿草如茵,偶尔有几只白鹭飞过;清澈的河水静静流淌,可以看到游来游去的鱼儿;蓝天与倒影,各具特色的景观堰坝相映成趣,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

“一直以来,各村委会积极响应上级政府‘五水共治’的号召,全力配合完成五泄江生态工程,改善小环境及周边环境,落实党员责任岗,对五泄江周边环境进行日常巡查并实施整改。”张洋说。

此后,大塘街两侧的堤坝在原来的基础上又进行了改建,河中间还建了几座堤坝,形成了梯级。由于筑坝效应,过去的岩石海滩变成了一个宁静的湖泊。至此,五泄江彻底治愈。随着地下水位的升高,地下水质量大大提高,堰坝的修建也保证了农业良田的灌溉用水。

如今,漫步在灵水村的河道小径上,看着堤上的柳树桃花,听着河中的潺潺流水,看着长桥和海浪,看着河两岸崭新的农家乐和整齐划一的工业园区,任何人都会想到“人在河边走,身在河中央如画”。

石蟹(石蟹科)

600多岁的樟树

“现在的陵水村和我小时候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好像只有村里的老樟树六百多年没变,一直在见证陵水村的变化。”64岁的村民张义夫不禁感慨。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