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还看清了长相)

11月2日,重庆入冬,山城笼罩在薄薄的雾气中。陈美琳和他的父母在家附近的一个购物中心的四楼吃了一个小火锅。不搭话,不开玩笑,一个人拿个小锅,默默的在红汤或者蘑菇汤里洗菜。饭吃到一半时,梅琳的母亲赵维莉似乎不经意地举起了茶杯:“来,我们碰一个。”

三杯茶潦草。“生日快乐。”这个祝福大家都有点避重就轻。

这一天是陈美琳父亲陈豪的59岁生日,也是陈美琳两个孩子的一周年纪念日。去年的这一天,陈美琳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从15楼坠落。2岁的女儿当场死亡,1岁的儿子经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一周后,的前夫和他的女友叶被警方控制。2021年7月26日,该案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开庭。陈美琳说,张博在法庭上承认他把孩子扔到楼下,并承认他是在与叶多次密谋后被该女子强迫的。

陈美琳仍在等待判决,从那以后,她一直被困在11月2日。现在她瘦了几十斤,活着的唯一动力就是“给孩子一个公道”。与此同时,陈美琳的父母被困住了。孙女去世一年后,他们试图营救女儿,试图把她从噩梦中拉出来。

“今天是娃娃们的周年纪念日?”

11月2日,小雨。早上9点,一家人准时从家里出发。出发前,陈美琳和陈豪吵了几句。“你就穿这么多,不冷不啰嗦?”陈豪问道。陈美琳突然爆炸了:“我穿了一件毛衣!你在乎我穿什么吗??”爸爸没说话,妈妈赶紧围场,把准备好的早餐拿来:“快吃,快吃,出去。”

陈美琳端起一碗蒸鸡蛋,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赵维莉拿起前一天准备的两包红枣和八个橘子,一家人下楼开车。出事后,这样的家庭一起出门的机会很少了。他们每次“聚会”,几乎都是因为去祭拜孩子。

这次也不例外。

他们花了一个小时才在早高峰交通和细雨中到达北碚。陈美琳很小,她的车座只能拉到前面踩刹车。她右手敲着方向盘,一家人除了问她妈妈天冷不冷,要不要关窗,一路没说一句话。

孩子们的骨灰安放在北碚天台寺。在一个工作日的早晨,寺庙里没有其他朝圣者。看到赵维莉手里的东西和花,卖香的阿姨伸出头来问:“今天是娃娃们的纪念日吗?”嗯,赵维莉叫了一声。

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还看清了长相)

11月2日,陈美琳在孩子们的忌日祭拜,一遍又一遍地擦拭骨灰盒。新京报记者杨雪摄

这两个孩子的死,在重庆几乎无人知晓。在案件正式开庭前夕,陈美琳在网上公布了案件详情,同时披露了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的起诉书。据起诉书称,和叶通过网络认识了,然后开始谈恋爱。在离婚后,叶多次告诉,他和他的父母无法接受有孩子的事实。”如果张博有了孩子,叶·陈诚就不能和张博在一起了.”

大约在2020年2月,当他们在长寿区相遇时,他们密谋杀害张博的孩子。随后,两人通过面谈、微信聊天等方式多次密谋杀害两个孩子,并约定以不小心摔倒的方式杀害两个孩子。同年6月,叶通过微信多次怂恿实施犯罪。

2020年11月1日,张博主动联系陈美琳去接雪雪。陈美琳把雪雪送到张博家后,雪雪留在了张博家,因为他要和朋友一起吃饭。当晚,因孩子的奶奶刘某华在家,作案未果,开车到长寿区与叶见面。起诉书称:“11月2日上午10时许,张博回家,下午3时30分左右,趁张博、刘某华不在家时,用腿抱住正在次卧玩耍的两个孩子,从次卧的飘窗扔到楼下。”

宝贝在你的心尖

佛殿内有数百个灵位,雪雪和稀罕物的骨灰放在一起,它们位于观音像附近的前排。这天早上,整个佛寺只有陈美琳一家来朝拜。空静得连声音都好像有回音。

“你说人可以这么坏。如果你不想要孩子,你可以把他们送回给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杀他们?”陈豪站在佛堂里,双手放在背后说话。自从踏进天台寺,他就很焦虑。一旦停下来,就停不下来。“张博必须死,对吗?叶晨也必须死。她一起策划的。她是不可能脱身的,不是吗?”

在他焦急的声音中,赵维莉拿出了橙子,有三层,一个底尖,四个橙子正好放在一个盘子里。庙里的师傅赶紧摆好两个盘子,拿出一个法器。

钟声“叮”的一响,一股清香亮起,一家人跪在观音像前,深深地磕了三个响头。起床后,陈豪还在东拉西扯:“这个地段第一批就卖了,而且是最好的地段,比后面其他地段都好。”此时此景,这句话很突兀,让人觉得有点尴尬,但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你看这个位置,正对着菩萨。她(雪雪)胆小,所以没那么害怕。”

雪雪是由父母带大的。赵维莉叫她大宝贝,更多的时候叫她姐姐。在四川和重庆,人们通常用“姐姐”来称呼女儿。陈美琳是赵维莉的“姐姐”,雪雪是赵维莉的“姐姐”。两人都是心尖上的宝贝。

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还看清了长相)

当雪雪两岁时,她的家人庆祝她的生日。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雪雪是一个很胆小的娃娃,但她很懂事,她爱担心,爱游荡。”赵维莉后悔说,在孩子出事的前一天,她害怕雪雪会在出门前哭。趁孩子不注意,她悄悄离开了。她没有得到最后的亲吻和拥抱。“她才两岁多,已经学会早上跟着我去菜市场买菜,还要帮我做家务。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把没穿的衣服一件件叠好。我们咳嗽的时候要去药箱翻药。她也不知道。随便抓一个就跑来叫我们,吃药吃药。”

当他们怀上雪雪时,陈美琳和张博还没有结婚。

2016年,陈美琳和张博因为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而相识,随后相恋。2017年,美琳怀孕,陈爸爸妈妈很生气,强烈反对。

“我怒不可遏。”回忆往事,赵维莉有很多无奈。“梅琳说,她毕竟是一条生命,她担心堕胎后无法生育。我还能说什么呢?”

赵维莉说,他们结婚后不久,雪雪就出生了。林在婆家只住了半个月,因为摩擦太大就把她接回娘家。赵维莉白天工作,晚上照顾孩子。她身体不好。退休前,她被诊断出患有淋巴瘤。经过12个小时的大手术,一条声带被切除,她需要每个月定期去医院做后续治疗。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照顾孩子对她来说已经是极限了,这也是梅琳的小儿子rary出生的原因之一,她没有得到她的支持。

“我的大宝贝,死得太惨了。”赵维莉在佛寺里突然大哭起来。哭声中,陈美琳蹲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两个孩子的骨灰盒。一个字也没有。

吵吵闹闹地活着。

30岁的陈美琳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弯弯的眉毛,小嘴,圆脸,齐肩短发,指甲上涂着深色指甲油,衣服和配饰搭配得体,举止得体。说话的时候,无论她在说什么困难的话题,都经常会在声音结束的时候停顿一下。你问的时候,她不说“是”,而是用典型的重庆话回答:“嘿。”扯出一个小结局。然后习惯性地弯下腰甜甜一笑。

她喜欢化妆。在发网络视频呼吁公众关注孩子坠楼事件时,她的眉毛依然细长有型,因为戴口罩时眼睛更大更亮,眼里有泪。她不符合一些人心目中的丧子之痛母亲的形象。她不是不修边幅,也不是身材匀称。她优雅地出现在公众面前。

她也因为这些在网络上受到攻击。

“孩子死了你还有心情化妆?”“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死去孩子的母亲。”“我怀疑这件事还有其他内幕。一个正常的母亲带着一个死去的娃娃不会仍然清晰地思考和流畅地表达自己。”这样的评论在她的视频账号下频繁出现。

她曾经解释说,她只是想看起来不太尴尬,但这时,蹲在地上擦骨灰盒的陈美琳已经是另一个陈美琳了。她整个早上几乎不说话,不想动也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她对外界的一切声音都漠不关心。她只是蹲在这里,一遍又一遍地擦拭骨灰盒上不存在的灰尘。

“第一次见陈美琳,张博搬新家的时候,是在锦江华府(孩子出事的地方)。”张的朋友何晓东说。

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还看清了长相)

孩子们和他们的母亲陈美琳在一起。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何晓东最初对梅林的印象不是很好。“从第二次见面开始,她就已经怀孕了。可能因为怀孕的原因,她比较直爽,脾气真的很大。她和张博经常在公共场合吵架。”何晓东说,刚开始,他们吵吵闹闹,过得挺好,但美琳第二次怀孕时,他们第一次吵架就离婚了。当时他们请朋友吃饭。当张博到达餐馆时,他看到陈美琳在那里,他的脸变黑了,就离开了。

也是这一次,何晓东对夫妻俩的强弱关系有了新的评价。“张博走后,梅林把我叫到门口,哭着要我帮她。她说为了孩子,她不想离婚,她不想让他们有一个破碎的家庭。”何晓东说,他曾认为张博是这场婚姻中的弱势一方。“那一次我知道陈美琳是弱队。”

双面张博

陈豪和赵维莉的家既整洁又温馨,除了他们女儿梅林的卧室。

因为是阴天,房间不是很明亮。一张双人床,一半装着衣服,另一半装着被子。在这个房间里,在梅林刚刚生下女儿雪雪之后,她的前女婿张博也一起生活了几年。但近年来,作为公公婆婆,陈豪和赵维莉几乎没有与张博交流。他早出晚归。他回家就躲在卧室里,不出门,也不爱说话。

“一开始梅林跟我说他没上大学,我还以为他高中毕业了。结婚后才知道他初中没毕业。”赵维莉叹了口气,女儿曾经的懵懂倔强依然历历在目。“她没有谈过什么认真的恋爱。当时两个人在一家公司上班,张博帮她找单子,手把手教她,带她去上班。男娃娃追女娃娃,不是这样的吗?林觉得他对自己好。”

雪雪满月后,梅林又怀孕了。赵维莉非常生气,坚决不同意女儿在身体没好之前生第二个孩子。但去医院做产前检查后,梅林改变了主意。

“他们两个原本打算生两个宝宝。她一听医生说现在子宫不稳定,流产的极端情况可能要切除子宫,就不想做了。”赵维莉说,“生下鲍尔后,他们制造了很多噪音。张博再也没有回家。”

赵维莉认为,张博在结婚过程中对孩子没有太深的感情。就连何晓东也看得出来,张博对自己的孩子很冷漠。

稀罕四个月大的时候,住院一周。赵维莉身体不好,所以他必须带雪雪空去医院看他的女儿和孙子。很多时候,她没有看到女婿张博的影子。在孩子出院之前,张博开始正式谈论与梅琳离婚的事。这是赵维莉第一次知道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离婚的地步。然后,张博经常不回家。

陈认为,除了缺乏感情,在经济上根本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雪雪从小到大,张博给她买过几样东西?这么多年吃的奶粉都是我买的!”事故发生前,受疫情影响,雪雪几乎买不到日常奶粉。研究了很久,赵维莉从海外买了三罐奶粉。等孩子走的时候,这三罐奶粉还没打开。

何晓东回忆,2016年,他曾接到过网贷催收的电话。对方说张博借了钱,留何晓东做联系人。近年来,张博多次找何晓东借钱。“五千块钱我都借了,最后一次借了三四千。直到去年出事我才还上。”根据何晓东和张博的聊天记录,在他被警方抓获之前,张博欠何晓东3400元。

但是在社交场合,张博表现出不同的样子。

何晓东说,2019年初,张博买了一辆奔驰,出去应酬打牌,吃穿都很高级。但同时,他也从未停止向何晓东借钱。2020年,何晓东的孩子出生时,张博支付了300元的礼金,说他最近经济困难。我希望他不介意。

何晓东认为张博的贫穷源于离婚。据张博说,他为了离婚把一切都给了陈美琳。但这种说法遭到了陈美琳的嗤之以鼻,他在《离婚》中逐一算出了财产分配:“我们唯一的共同财产就是那辆奔驰,没有房子,也没有存款。这辆车是我刷信用卡,跟我妈借了几万块钱买的。离婚前,他卖了车,30万左右,还清了贷款和债务。最后也就两三万。这钱是给我的,全存起来给雪雪了。”

2020年情人节,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和叶的合照。照片中,叶手里拿着一束“现金玫瑰”。画面被提炼,滤镜现在也很流行。“有钱送女,不还我。”何晓东有点不高兴,私信问张博:“是啊,博哥,你最近有没有找到一个网络小名人?”

何晓东见状,张博支支吾吾,敷衍过去。

孩子成了障碍。

赵维莉说,她的女儿陈美琳是一个痴迷于“完整家庭”的女人,即使她的关系摇摇欲坠,她仍然不愿意离婚。赵维莉还记得,梅琳小时候和丈夫吵到要离婚的地步,女儿流着泪拉着她的手:“妈妈,再给爸爸一次机会吧。”

但她与张博的婚姻最终走到了尽头。2020年2月,两人离婚。根据离婚协议,我的女儿雪雪由陈美琳抚养,我的儿子稀罕物在6岁前由张博抚养,6岁后由陈美琳抚养。

“只剩下四年多了。他等不了四年以上。”与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雪雪相比,陈美琳对儿子的感情夹杂着更多的愧疚和亏欠感。离婚时,她的月工资不到5000元,母亲赵维莉身体不好。抚养一个孩子是极限。张博曾承诺在8年内为两个孩子支付80万元,但陈美琳表示,到案发时,张博只支付了约3万元。

陈美琳说,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把两个孩子都带到你身边。他的儿子Rarity和他的祖母在一起,陈美琳每个周末都带雪雪去华盛顿州的晋江市看他的弟弟。

雪雪喜欢和她的弟弟一起玩。每到周末,她奶奶和妈妈就穿上漂亮的小裙子,去晋江华盛顿看弟弟。

但是孩子已经成为张博新生活的障碍。离婚当月,他在朋友圈公开了自己与叶夫妇的合照,头像和朋友圈封面都换成了两人合照。

根据起诉书,张掖和张博曾因张博有孩子而分手。何晓东说,叶陈诚一开始并不知道张博有两个孩子,和他谈恋爱也是瞒着家人的。“叶、张博和我都是长寿镇的人,在周围总能找到熟人。与叶相恋后,她被家人发现了。她的母亲去格兰镇询问张博的个性。结果她打听了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何晓东说,张博还没离婚的时候,她的亲戚听到牧野的打探后都吓坏了。“她直接说了,怎么可能!张博结婚了,有两个娃娃!”

叶的老家,格兰镇干井村,以家世闻名。

“叶家在格兰街有很多房子,一栋一栋的。”很多村民说,叶家做房地产发了财,是镇上有名的有钱人。根据起诉书披露的信息和工商登记信息,叶是重庆某食品公司的财务人员,而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是其父叶某平。此外,叶某平曾是重庆长寿区某矿业公司股东。今年7月,记者在案件开庭前曾前往该食品公司,试图联系叶的家人。正在卸货的工作人员听到他们的意图后沉默了。

另一方面,张博的家庭情况很一般。他出生在重庆长寿区格兰所冯庄村。他的邻居黄大姐说,张博的父母都在工地上工作。“他爸是泥水匠,他妈跟着他在工地上帮忙拉碎石。”小学毕业后,张博没有继续学业。“后来他出去工作了,然后结婚了。几年前,他们家搬走了,不再住在这里了。”记者多次通过电话和短信联系张博的家人,但都没有回应。

黄姐对张博的最后印象,还是在他和陈美琳结婚的那一年。“当时,他(张博的)父亲因癌症去世约半年。他们回来办婚礼,说是带着儿子结婚。”她记得梅琳的样子:她看起来很漂亮,喜欢笑,但她有点胖。

2019年4月,张博正式提出离婚。陈美琳说,张博离婚的原因之一是:“你只想过平庸的生活,而我想富而贵。”

有预谋的谋杀

据警方调查,张野分手一段时间后又和好了。从2020年2月起,和叶就开始讨论如何让孩子的障碍消失。按照时间计算,这也是张博和陈美琳刚刚离婚的时间。

“面对面,微信聊,都在讨论怎么‘脱’我的娃娃(重庆话,意为破坏)。”陈美琳说,她从警方处了解到,张野和张野几个月来构思了各种方式,包括开车到河里淹死自己的孩子,企图制造意外死亡的假象。

孩子坠楼后,重庆当地多个群里流传着一段视频。在视频中,张博抱着自己的身体哭泣,悲痛的父亲的形象几乎穿透了屏幕。“孩子摔倒后,我也去看了现场。大女儿当时没救了,小儿子还有一口气。”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但那天值班的一名社区清洁工仍然对张博印象深刻。“他哭得很伤心,边哭边在地上打滚。”所有人都感叹,几乎没有人敢认为孩子的父亲是悲剧的始作俑者。

但有些人从一开始就心存疑虑。当陈美琳一家事后报案时,他们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以窗台的高度,2岁的雪雪还能翻身吗?1岁稀有怎么可能翻身?即使是雪雪,一个胆小的小女孩,也从来没有靠近过窗台,她顺从地避开任何可能有危险的地方。

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还看清了长相)

7月17日,邻居向记者介绍了孩子死亡的窗口。新京报记者杨雪摄

此外,张博的两种相互矛盾的说法也让陈美琳迷惑不解。“他告诉我,事发时他在另一个房间睡觉,但当他告诉我朋友时,原来他在客厅吃饭。”即便如此,陈美琳也不想往最坏的方向猜。“他是娃娃的父亲。他能有什么感觉?”

孩子坠楼几天后,一个朋友打电话和何晓东交谈,他才知道坠楼的是雪雪和稀罕物。何晓东觉得自己的脑袋被炸了。他搜索了张博的微信,发现他的头像被改成了黑色。他也关闭了朋友圈。“没几天,谣言就出来了。”何晓东记得一个共同的朋友发了一条信息“不要造谣,我相信会有事实的。”但是这个朋友回复别人的评论说:“他(张博)有什么好哭死的?”

何晓东心里也有疑惑。他去过张博在华盛顿特区晋江的家,知道家里的结构和两个孩子的身高。但每次想到这个,他总是停下来。“我不认为张博是如此疯狂。”何晓东说,虽然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张博在他的印象中还是一个“负责任”的人。

直到一个月后,陈美琳哭着来找他谈话,他才知道张博被抓了。

11月10日,和他的女友叶被警方逮捕。根据起诉书,检方认为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谋杀案。

死亡日和生日

离开佛堂前,梅林走到门口又跑了回来。她蹲在骨灰盒前,开始压抑着哭泣。

“梅琳,别这样,听话。这对娃娃也不好。”庙里的师父鼓励她,她父母扶她起来。她擦了擦眼泪,快步走了出去。

在回程中,陈美琳似乎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她不再坚持自己开车,瘫在后座默默流泪。“太精彩了。”快到重庆主城的时候,她突然开口了,“孩子走了以后,我们家来了很多小动物。”

两只蜻蜓飞进来,一大一小;不小心飞起鸟来,这么高的楼也不知道怎么撞进去的;即使是一只小飞蛾,在她看来,也是充满意义的。“妈,你说是不是?”在副驾驶上,赵维莉点点头,回头看着女儿。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们在家附近的商场里找到了一家小火锅店。我妈来来回回,我父女默默夹菜,煮菜,刷手机。饭吃到一半时,赵维莉似乎不经意地举起了茶杯:“来,我们碰一个。生日快乐。”

一周前,陈美琳特别提到了这一天:“现在怎么办?59是生日,我们家现在已经没人提爸爸的生日了。”她觉得抱歉,但背后是对未来无数个11月2日的疲惫和无力。

陈美琳说,事发后,张博的母亲和姐姐只去看过她一次,当时张博已经被捕。交谈中,她觉得这个家庭已经放弃了张博,而且自始至终没有道歉。这次见面后,她删除了张博家里所有人的联系方式,并与她的态度决裂。

“我现在只是在等判决。”2021年7月26日,日本案件开庭时,陈美琳当庭表示将放弃一切民事赔偿。只要张和叶付出生命的代价,她就下定决心,如果这个案子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会一直上诉到底。

在采访中,赵维莉知道所有的问题,除了一个问题,她问了几次,她绕过:梅林现在在等待判决,她靠它生活,但判决下来后她怎么办?

她曾经去找心理医生和梅林谈过,但是梅林敷衍过去了。

“我们能谈些什么?”陈美琳又习惯性地笑了。“他(心理医生)也不认识我的孩子。我能跟他说什么?”医生的名片塞到她手里,她一次也没叫过。

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梦见自己生了个儿子还看清了长相)

11月3日,陈美琳的父母抱着他们孩子最喜欢的洋娃娃。新京报记者杨雪摄

除了雪雪最喜欢的抱抱猪,家里没有留给两个孩子的东西了。事故发生后,陈家人将两个孩子的生活用品全部送到天台寺焚烧。雪雪的东西几乎占满了整个燃烧坑,但在稀罕物中只有一小堆。“庙里的师父还问我们能不能把雪雪的玩具放在中间,这样两个孩子都可以玩。”赵维莉擦了擦眼角。她曾建议陈美琳不要离开这只拥抱着的小猪,这让她很难过,但她的女儿拒绝了。

除了这个娃娃,屋里还有其他孩子留下的痕迹。客厅铺的登山垫还没拆。赵维莉房间的抽屉柜是新买的,用来装雪雪的衣服。餐具柜上有一部打不开的手机,里面全是梅林爸爸给孙女拍的照片。手机坏了之后,他接过来问了好几遍。因为无法保证数据不会丢失,他最终没能下定决心去修复。

一年来,梅林的变化让父母伤心又无力。她变得易怒,最糟糕的是,当任何人说了什么,她立即争吵。三室一厅的房间里只有梅林的房间比较乱。赵维莉偶尔忍不住让她清理一下,她马上就被炸了。

赵维莉总是建议女儿出去玩,和朋友一起吃饭,但梅林每天下班后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当赵维莉知道她不在的时候,梅林总是偷偷的哭,她躲着女儿哭。

九月的一个中午,梅林在午睡时梦见了孩子们。她看到她的孩子们坐在床尾,兴高采烈地看着她。她试着在梦里伸手起来,却始终够不到他们。挣扎中的仲美林突然醒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梦见过雪雪和希罕。

(陈豪、赵维莉、何晓东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杨雪编辑胡洁校对李丽君

本文来自投稿,仅供学习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83771837@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